城管强拆被泼硫酸续:城管是否打人陷罗生门

成都商报记者 饶颖 发自福建厦门

核心

提示

10月19日,当事人儿子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强拆结束后发生了一些冲突,当时母亲倒在地上,他和弟弟被拆除方人员打倒在地,父亲在这种情况下,一时冲动激愤才泼出伤人的酸性液体。

受伤的城管人员否认打人,称被拆迁方曾持石头阻挠执法。

近日,厦门城管在执法时被泼硫酸的新闻引发群众热议,对于事发原因众说纷纭。后经证实,城管队员在执行强拆任务时被人泼电池补充液,经警方鉴定内含硫酸成分。19名城管队员皮肤不同程度灼伤,正在医院救治。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案件正在调查中。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邵明通于2009年10月擅自在厦门同安区新民镇柑岭村非法占地建设一座仓库。今年5月23日,同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此立案调查,并先后对其下发行政处罚书、强制执行催告书及限期搬迁通知书,要求其自行拆除,但邵明通却拒不履行。在强制拆除期间,邵明通的儿子邵渊超持石头阻挠城管执法人员执法。在拆除结束执法人员准备离开时,邵明通突然拿出存放在该处的一瓶矿灯电池补充液,从侧面向城管执法人员泼洒,当场造成19名城管执法人员皮肤不同程度灼伤。

河南城管强拆_城管强拆军区大院续_河南城管强拆

这起发生在厦门市同安区新民镇柑岭村的事件,引起社会对城管执法冲突的广泛关注。

10月19日,邵渊超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强拆结束后发生了一些冲突,当时母亲倒在地上,他和弟弟被拆除方人员打倒在地,父亲在这种情况下,一时冲动激愤才泼出伤人的酸性液体。

受伤的城管人员否认打人,同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有关领导没有接受采访。

被强拆方:我们被打,父亲一时冲动才泼的

邵渊超说,16日上午8点左右,离他家六七百米外的铁皮仓库前,来执行拆除行动的人很多,“有几十上百人”,一辆挖掘机也停在路边。他急忙告诉拆除方人员,这是他们家的,他们自己拆行不行?但没有人理睬他。随后挖掘机启动,扬起破碎锤,对着铁皮仓库砸下去。邵渊超说,整个拆除过程也就15分钟。

厦门警方消息称,在拆除期间,邵渊超有拿石头阻挠城管执法的行为。邵渊超对此表示否认。据他称,在拆除过程中,他和他的父亲都没有什么过激行动,相反,因为铁皮仓库上有根电线,他还提醒拆除人员注意,不要让机器碰到或者拉断电线出什么事。

河南城管强拆_城管强拆军区大院续_河南城管强拆

按照邵渊超的说法,冲突发生在拆除之后,一辆拖挂车将挖掘机装车,准备驶离现场。他却在此时上前拦车,拆除方人员将他拉开。拖挂车行驶了几米远,他再次上前拦车,表示“我要找你们的领导说话”。

邵渊超的解释是:他当时确实有点不服气,除了前面他提出“自己拆行不行”却没人搭理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觉得不公平,他希望向拆除方负责人讨个说法:附近违法搭建的铁皮房屋还有很多,为什么只拆他们家的?

邵渊超估计是自己第二次拦车惹恼了对方,他说,车上下来两人,勾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两拳,当时打得也不严重。他挣脱后跑到一边,为防备对方继续追打他,他从地上捡起块石头,又觉得不妥,很快就扔到了一边。

邵渊超的母亲当时带着孙子在现场,手上还拿着装有屎尿的盆,见到儿子与对方起冲突,于是对着拆除人员作势欲泼出盆中污物,但也没有真正泼出来。“他们(指拆除方)10多个就冲过去,将我母亲和孩子围住,母亲气急惊吓之中,倒在了地上。”邵渊超和弟弟邵渊弟就冲了过去,质问对方“要对孩子和老人干什么”。冲突由此升级,“他们10多个人围着我拳打脚踢,直到把我打倒在地。”

邵渊弟也称,在与对方理论过程中,遭遇了对方多名人员的拳脚,他也被打倒在地。邵家兄弟称,打人者动用了塑胶棒。

“我老妈晕倒了,我和弟弟被打倒在地,在这个时候,我父亲冲出来,对着拆除方的人员泼了那个液体……”邵渊超说。

河南城管强拆_城管强拆军区大院续_河南城管强拆

随后,新民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将邵明通和邵渊超父子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

在警车上,邵渊超问父亲:“你为什么这么做?”邵明通说:“没办法,我也是没办法了。”邵渊超解释父亲当时说了两个意思:一是,人家的都不拆,为什么拆他们家的,他想不通;二是,妻子和两个儿子先后倒地,一时激愤冲动之下,对强拆方人员做出如此举动。

邵渊超说,目前父亲仍在接受警方调查。

受伤城管:我们没打人,对方泼前没有征兆

邵明通泼出的液体共造成19名城管执法人员皮肤不同程度灼伤,分别收治在厦门第一医院和第三医院。其中一名伤者王为(化名)称,当天拆除结束后,正准备离开时,他突然感觉有液体飞来,他下意识地闪避,但没有躲开,脸部、手臂立即有灼烧疼痛感,听见有同伴惊呼:“是不是硫酸?”他们立即用自来水清洗,然后被送到医院。王为表示,这种液体的腐蚀性伤害性极强,将他的制服都烧穿烧烂了。

厦门警方消息称,邵明通拿出的是一瓶矿灯电池补充液河南城管强拆,从侧面向城管执法人员泼洒。经警方技术部门鉴定,此液体含有硫酸成分。

河南城管强拆_河南城管强拆_城管强拆军区大院续

邵明通一个人泼出的液体,为什么会造成19人受伤?王为表示,当天去的人比较多,大家在一块儿,而对方泼东西之前,没有什么征兆,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所以受伤的人较多。

对于执法当天的其他情况,他不愿多说,但他否认城管执法人员当天打人,并称邵家人确实曾持石头阻挠执法,“执法过程有拍摄录像,具体情况可以找区城管执法局了解。”

成都商报记者接触到的其他多名受伤城管人员,都不愿透露事发当天情况,都称更多的具体情况,请找同安区城管执法局了解。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厦门市同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李瑞祥(按该局工作分工显示,事发地新民镇的行政执法工作由他分管负责)并表明采访意图,李匆匆表示:“你们去采访他们,他们肯定要说被打了……”对于当天具体情况以及邵家兄弟、租房方等各方说法,他不愿多说,很快挂断了电话。成都商报记者拨打该局其他有关领导以及负责信息发布的综合科负责人的手机,均无人接听。

租房方说法

没从房东处

河南城管强拆_河南城管强拆_城管强拆军区大院续

得知强拆信息

据了解,邵家位于厦门市同安区新民镇柑岭村的铁皮仓库,建于2009年,面积有800平方米。旁边有个小鱼塘和一排鸭棚,也属邵家。据邵家称,建铁皮仓库的地,是分给他家的空闲杂地。这个铁皮仓库事发前租给河南张姓老板河南城管强拆,用于木业家具制作、给家具上漆等。年租金8万元,这对于邵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10月19日,成都商报记者看到,铁皮仓库已被拆毁,但租房方的工人,仍在已成废墟的仓库中不断出入,搬运木材制品。多名工人称,老板希望以此尽量减少损失。 工人贺云方(化名)称,事发当天,他们向执法人员表示,能不能给他们两天时间,将生产工具和材料等搬走,但这一要求未获允许。工人胡渝(化名)表示,他买了一台3000多元的电脑,放在仓库内,结果强拆之后,他只翻拣出电脑的外壳。

租房的张老板称,他租下这里做木业制作生意,投入有三十多万元,其中光是喷漆房,至少就花了8万元。现在铁皮仓库内的设备、成品、材料损失严重,事发前,没有从房东或者其他地方得到这里16日要强拆的信息,他目前正在咨询律师,考虑是否起诉房东和城管,通过法律途径挽回自己的损失。

而据厦门有关部门公布的消息称,今年5月23日,同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就对这一铁皮仓库立案调查,并先后对其下发行政处罚书、强制执行催告书及限期搬迁通知书,要求其自行拆除。

邵家是否收到相关书面通知?是否告知过租房方?对此,邵渊超均表示他不清楚,这些事要问他父亲。

而多名工人表示,事发当时,他们看见邵家兄弟被拆除方人员围打。

Drop Your Comment